评论

  • 谁要举报,就把谁关进看守所--读《封口》一文有感

    根据裘金友的遭遇,李新德采写了《他患有“偏执性精神病”?》一文发表在2003年3月25日的《工商导报》上。

    《流氓土匪窝------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

    公开纵容、包庇、保护走私和贪污团伙违法犯罪,陷害、毒害良民,杀人灭口等罪恶累累... 绑架 逼供 诱供 套供 恐吓 毒害 何等残暴,保帅丢卒梦过关。
    2007年8月1日,萧山区公安分局老手段吊销裘金友驾照、陷害裘金友打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2007年8月1日裘金友从上海赶回萧山,裘金友立即通知萧山区公安分局蒋春伟在家等待。2007年7月31日公安分局数十人惊动、栽赃、诬陷、暴吓裘金友妻子、蒋春伟和拘传证说裘金友打人:蒋春伟12点共四人立即到裘金友家里。有两位民警把裘金友反绑压上警车。裘金友的上海回来车票和北京萧太福律师事务所协议授权委托书被公安民警偷走。家里空调和门没关好,反绑押去派出所,蒋春伟审问裘金友,杭州萧山杭兴泡沫有限公司打人。打人请裘金友承认,不承认要刑拘,无锡市大林防火材料厂5名和萧山区公安分局派出两名一辆警车公安民警毒打裘金友,无锡市大林防火材料厂和萧山区公安分局公安民警暴吓毒打裘金友,是萧山区公安分局亲笔鉴定的。鉴定书是血腥、栽赃、诬陷、残酷、野蛮的被屈打成招刑讯录取他们需要的口供,


    1997年9月15日上午9:40分,当裘金友第7次来到在中央纪委信访接待室上访,这时,萧山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领导赵传土和杭州市公安局的人早在位于府学胡同甲2号的中纪委守候着裘金友。赵传土欺骗中纪委说:上访人裘金友私藏枪支、身上有枪,又是挪用公款的罪犯,身上有钱等,用卑鄙手法追杀举报人裘金友。

    纪委领导赵传土在回来的路上规劝裘金友,共产党怎么大、您想举报。告到哪里都听我们纪委的,而我们萧山哪个领导不贪,无官不贪的人啊,哈哈,谁给您线索证据都一个一个讲出来,在持续了1个多小时诱骗、到达杭州机场后,杭州市公安局二辆警车早已在机场守候裘金友,直把我送杭州市三堡看守所。在此期间,公安局的人如宣竹林、韩友泉、施黎明、亢明、泮伟业、何玉麟、邵晓芬、马云峰、虞华、夏利、姜某及萧山市纪委的人天天审讯裘金友:谁叫您举报、谁告诉您的?

    在被关押的208天里,我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他们把裘金友当作会说话的动物一样呼来唤去,口口声声“谁叫您举报的”,直到我“救命呀,救命”的不断喊叫时,他们让裘金友写了血书保证:保证不检举坏人坏事,在写了3次保证书后,他们才才释放裘金友。

    为什么裘金友要救命呢?萧山市纪委和公安局审讯裘金友时候,裘一口坚持宪法和法律原则,当他们不能达到即定目的后,又生一计,诬陷裘金友为“精神病”、“诉讼狂”,就想把我置于死地。公安局施黎明带领一批人(0571-82066368、82713155)进行对裘金友的家里进行非法搜查,(他们翻箱倒柜、撬锁砸门)将裘金友家的家柜基本砸毁,将裘金友的一些举报资料、证据全部“拿”走。这种情景只能在电影里日本鬼子扫荡的情节中才能看到,现在真使人意想不到这些当年的“日本鬼子”又复活了。

    在“搜查”中,他们又抢走裘金友的身份证,事后被公安局烧毁,到裘金友出来后,花了50元钱又去补办。试问:裘金友的身份证犯什么法?身份证是萧山市公安局发的。然后又是他们自己烧的,这岂不明比“日本鬼子”还要“日本鬼子”吗?这就充分暴露出杭州萧山公安局已丧心疯狂到了何种地步!

    1997年10月29日,裘金友从三堡看守所转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后,萧山公安局和红山农场法人代表丁有根伙同亢明、马云峰、虞华对裘进行“强制吸毒、丙戊及丙苯胺大量伤害神经的药物,明则为裘“治病”实则是将裘置于死地,这是慢性他杀和杀人有什么区别?我们怎样认为:这和日本法西斯731部队用活人做试验何其相似!只不过731部队是用活人试验病菌的威力,而萧山市公安局和杭州市公安局是让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慢慢中毒死去,结果是完全一致的,萧山公安局和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的罪行令人发指、为国法、天理所不容!但历经三载,案情无重大、突破性进展,说明压力大、阻力更大,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是贪官多、雇凶、追杀、谋财害命太多。而且手段高明,上下勾结,又投奔省主要领导为“靠山”因此,地方领导干部有恃无恐,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我们相信《中国舆论监督网》是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希望,不管那些腐败干部虚伪嘴脸、势力有多强大,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红山农场
    2007年10月26日
  • 为什么你的图都是png格式的,问个